be two_

光芒04

*银土银篇,土方视角

*冲神篇的延续

=================================================================

 

土方坐在桌前手握毛笔,苦恼地看着眼前的白纸。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烟灰缸里已经躺着几十根香烟的尸体了,但显然一点也不担心这样有多伤害身体。

几分钟后,他终于抬笔写下一行字,看了几眼又把它揉成一团球往后扔,与它的同伴们待在一起。再重复了几次,土方搁下笔,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手垫在头后躺下。

 

他想到那几个不靠谱的家伙。敬藤桑跑去当跟踪狂,总悟也去 “巡逻”了,山崎又不知去哪里的哪个小子身边“潜入搜查”。所有人都去找自己的心上人了,只有他还在真选组做着没人想做的工作—写报告。天知道他也想出去啊,但有那么个不靠谱的上司与要马坑他要马拆房的下属他也是欲哭无泪了。桌上摆着的摊位修理单和房屋维修单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应该还是坐在万事屋里那张椅子上懒懒散散地看jump。啧,这样下去他们又要没钱了吧。土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话说自己这么辛苦的写报告也有他的份。几个月前真选组接获捷报,一名知名网红利用自己在互联网的号召力组织了反幕府势力,并藉此身分做遮掩,方便他们以追星的名义行攘夷之实,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他们调查了好几个月仍没有确切的证据。就在他们好不容易有些进展时那人居然消失了,转而听说歌舞伎町街上出现长得十分相似的人。有过几次相似的经验,他几乎都能确定这事与万事屋那些家伙有关,他又隐晦地问过银时,虽然他的回答不三不四,但土方还是从他的话中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所以他得任劳任怨地坐在这里,美名期曰收拾善后。

 

土方望着庭院。正值夏季,那棵曾挂过万事屋三人组的樱花树跟那个时候一样的绿,银时倒挂在那儿,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只可惜那时他们并不熟视也毫无感情可言,不如说还处于看不惯对方的时候,根本想不到他们的孽缘会延续这么久,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他。土方曾以为除了三叶就没有哪个女人会让自己动心了,可事实证明他确实没有爱上任何女人,却爱上了那个男人。

 

过于相似的思维和真选组与万事屋不知从何而来的缘分使得他们比想象中的要常接触,他无意了解那个人,却由不得自己的被他吸引。那男人明明是那样的废柴,却有着能够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力量。他的身上好似有着若有若无的银光,微弱却引人注目,其他人就像夜晚的蛾,不知不觉中便朝那光芒飞去。原先土方是嗤之以鼻的,但不知不觉间,他也成了一只蛾。虽然那道光并不像近藤桑身上的光芒那般亮眼,无法让他用生命跟随,也不够柔和使他想好好地呵护在手中。那种感觉他很难形容,硬要说的话,应该像是深夜回到家,发现亮着的玄关的灯。平时给人可有可无的印象,却又让人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真切地感受到温暖。

 

他也没想着告白,早在跟着进藤离开武州前他就曾暗自发誓此生不娶,因为不想自己爱的女人每天都要在担心他中度过,或者被自己的仇敌找上,他甚至连交往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银时不是女人,但这样的想法不因性别而有所改变,即便对方有着高于自己的剑术。何况他是知道的,那个人有多想要一个家。……不,在那之前,他是害怕。土方知道就算是告白被拒,他们也还是能维持现在的关系,可其实再也回不去了。若是成功了,他就是那个破坏银时心中的梦想的破坏者,毕竟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怎样也不会是正常的。只是看到那些人在那么近的距离与他一同生活着就感到羡慕,知道他又为了别人受伤就觉得难受,在某些案件里偶遇还要担心他乱来。土方就从没这样在意一个人,在意到不知所措,也从没这样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有时会做出连自己也搞不懂的事情。就像那夜。

 

那夜,天上下着雪,地上早已铺了厚厚的一层银白。土方刚结束工作,换上便服,迫不及待地想好好品尝前几天买的蛋黄酱新品。他兴高采烈地来到厨房,只见冲田斜靠在冰箱前,脚下是堆得像小山的蛋黄酱瓶子的残骸,里面连一滴蛋黄酱都不剩。

 

“啊,土方桑。”冲田淡定地打了招呼。

 

土方脸色铁青的看着他“你做了什么!?”

 

“我只是在整理冰箱而已。队内明天要烤肉,那些家伙可是兴高采烈地出去采购了喔,总不能他们买回来后没地方放吧。”冲田一本正经地解释。

 

“那也不用把蛋黄酱挪出来啊!况且今天这么冷,也不需要冰吧!”

 

“诶,那明天烤肉的时候发现东西坏了,土方桑,你就要负起责任切腹喔。”

 

“为什么我要因为烤肉切腹啊!你先对地上那些蛋黄酱的残骸负起责任切腹啊浑蛋!”土方忍无可忍地吼道。但最后他还是出去买新的,没跟冲田计较。

 

土方一个人走在冷飕飕的街上,寒风透过过于宽大的领口和袖子灌进来,即使围上围巾,也无法阻挡那股寒冷。他快步走进便利商店,迎面而来的暖风让他不自觉地舒了口气。土方熟练地走到摆放蛋黄酱的架子前,迅速地把新品一扫而空又顺带拿了几瓶旧款,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身要走去结账,赫然眼角扫到对面的一家甜点店。那家甜点店才刚开幕不久,却因为天气寒冷又可能是时间已晚即将关门的缘故,并没有多少人在排队,但隔着一道玻璃窗,那甜点的香气彷佛传到他的鼻子里,甜蜜蜜地在他身边打转。

 

他的脑海里突然掠过一张欠揍的脸,那个满头乱发,一年到头总是顶着一副死鱼眼的家伙。如果是他看到的话,现在肯定在纠结自己手里的钱够不够买一整个蛋糕回家吧,他心想,有些想笑。

 

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在万事屋门前,手上提着一整袋满满的甜点,袋子上写着那家甜点店的名字,黑色的花体字型配上明黄色的LOGO符,怎么看怎么好看。他沉着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着了甚么魔居然走到这个地方来,还买了这么多自己不爱吃的东西。他看着甜点,又看了看紧闭的门。

 

对了,那个天然卷浑蛋不是最爱这些东西嘛,要不就把它留在这好了,反正就放在门口,没有人会知道是他干的。

 

土方想好怎么处理这些甜点,正要放下袋子,就听见有人踩着楼梯缓缓地走上来。他突然感到慌张,提着袋子就往阴影处站,而后又觉得这样的举动简直蠢的要命。对于细心一点的人来说,他的举动根本没所谓,因为肯定会被发现,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仅仅是希望黑暗可以为他增添一点伪装,又或者,他根本就希望被那个在心中挥之不去的人发现。……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了,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麻烦。

 

来人终于踏完最后一阶,一头标志性的银发慢慢地出现在土方眼前,那个人一如既往地顶着一双死鱼眼,手上拿着一个纸袋打着哈欠,但土方知道他这是在等自己开口。土方莫名地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要跟银时说什么才好,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走来这里,心里尴尬得很,却又不得不走出那个阴暗处,暴露在路灯和门口的灯光下。他按捺住心中的尴尬对他打了个招呼,得到对方最平常不过的响应,他也跟平常一样怼了回去。

 

很好,就是这样,没有不自然的地方。土方在心中对自己道。待会就能趁他进 屋里时留下袋子离开。只是银时好不容易走进屋里关上门,他站在门外却生出不想离开的念头。

 

“我是来找你的。”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门又再次打开,那间屋子彷佛有什么神奇的磁力,他的身体竟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双脚自己走了进去。

 

他是怎么熬过那尴尬又安静的几个小时的他并不记得了,只是在他以为他们再没可能这样独处,只能回归街道上的不期而遇,转头想跟他道歉却看到银时平静的脸,又觉得好像只有自己这样尴尬,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心情愉悦又失落。

 

抱着这样的心情结果就是直到回到屯所看到空空如也的双手和冲田意义不明的笑容才突然想起不知道被自己遗忘到那儿去的蛋黄酱新品。

 

后来土方会三不五十地来到万事屋,穿着便装,手上提着满满的甜食,银时会帮他开门,刚开始他们就坐在一起不说话,渐渐的变成相互吐槽对方,到后来银时慢慢地展现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像是一闪而逝的脆弱,又或是眼底深处的悲伤。

 

在他俩都不清楚的状况下,他们都在对方身边慢慢放下身上的担子,展现出最原始的自己。

 

然后他们尝到了彼此的滋味。隔天早上醒来,他看着躺在身旁的人突然觉得从前的坚持根本没必要,他只想每天在他爱的人身边醒来,想多看看他的睡颜,想比任何人更近的接触他,想与他相拥,想……用尽全部的力量保护他。他想对银时倾诉自己的爱。

 

土方一直盯着他看,直到银时终于醒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土方深吸了口气:“银时,我……”

 

“什么也不用说。”银时看着他,轻轻的吻上他的唇。“我也是。”

 

===

 

经过一下午的努力,土方终于把报告写完,口袋里的香烟也终于没了。他发出切的一声,捏了捏酸疼的脖颈和肩膀,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只见山崎用着他从没见过的速度快速的从眼前飞奔而过。难道是有什么太过凶残的攘夷志士杀到屯所来? 土方正感到奇怪,突然一股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那浓厚的杀意居然另他感到一丝害怕,这实在是太少见了。没过几秒,一把锋利的刀出现在眼前,土方伏低身子,拔刀……

 

“土方桑,请不要无缘无故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好吗?”冲田握着刀与土方对峙,语气一派轻松,但恐怖的杀气可是无法掩盖的。

 

土方慢慢地卸下力气:“那你可要先告诉我放出这么大杀气的理由,总悟。”

 

“这不关你的事,让开。”然而冲田却没有因为土方的退让收回刀,更没有收回杀气,黑云照在他身上,完全是一副魔王降临的样子。

 

总悟本来就是个斗S,现在又有黑化的趋势,根本是世界毁灭的节奏啊! 所以说山崎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山崎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躲在土方的背后,弱弱地为自己辩白:“……我只是好死不死看到他跟他女朋友在一起的场景而已。”语气很是委屈,然并卵,冲田完全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你还故意带那个眼镜一起。”

 

“我们是在约会啊!”

 

“等等,”土方打断两人的对话“你说谁有女朋友了?”

 

山崎乖乖地回答:“冲田队长。”

 

“那个人是谁?”

 

“万事屋的神乐。”

 

土方想扶额了。

 

“你又说那个姓志村的眼镜是什么来着?”

 

“男朋友啊,而且他叫新八,不是眼镜……”

 

“……”

 

土方猛地拎起两人的衣领,一路把他们拎进仓库,还从外面把门捂的严实了。

 

“土方桑,你这是在做什么!?”冲田的声音伴随着砰砰作响的敲门声还有山崎激烈喊叫声的传出。

 

“闭嘴,别出声快躲好!最麻烦的家伙就要来了!”


评论
热度(6)

© be two_ | Powered by LOFTER